当场气走中国代表,这小国要帮台湾报仇

图片 10

当场气走中国代表,这小国要帮台湾报仇

这下可把瑙鲁人急坏了,连粪都不让人“吃”了,那么应该怎么活下去呢?这个时候瑙鲁又想到了搞“金融”。不得不说,瑙鲁为了赚钱简直是毫无下限,他们这个金融和那些资本交易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瑙鲁是玩什么的呢?简单两个字——洗钱!

  中国不是该论坛的成员国,而是论坛“对话伙伴”。据“德国之声”4日报道,中国代表团持公务护照入境时,瑙鲁当局拒绝在证件上盖入境章,并称只能处理中方人员的因私护照。瑙鲁是台湾的所谓“邦交国”,这次主办太平洋岛国论坛,台湾为该国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不少资助。

2002年,美国指瑙鲁为国际洗钱中心,并禁止美国的银行与该国存在商业联系。最后瑙鲁无奈关闭了大部分银行,并一直到了2005年,瑙鲁才被国际洗钱防制从黑名单中除名。随之而来的,是“洗钱天堂”光环的退去和新的国家经济危机。

  尽管佩恩强调莫里森并未怠慢太平洋岛国,但在澳媒看来,澳大利亚已经因此在这个论坛上承受压力。而且,相较于澳新想要塞进“抗衡中国”的想法,太平洋岛国最关心的是气候变化和海平面上升。法新社4日称,澳大利亚政府在瑙鲁设立、被批评家称为“澳大利亚关塔那摩”的难民营,也成为此次论坛挥之不去的焦点。主办国瑙鲁想尽办法转移外界对难民营的关注,甚至威胁记者不得报道。但这样的做法,只会让外界更加忽视太平洋岛国论坛成员国真正关心的议题。

但是,我们也要反思,像这种两面三刀的小国家,中国是不是给他们的笑脸给的太多了,前有汤加赖账,后有瑙鲁叫板,中国不应该是小国的长期饭票,我们是大国,愿意承担大国的责任和义务,但是要是有哪些国家想比小博大,自寻死路,我们也不介意给他们一点教训尝尝!

图片 1萨摩亚总理图伊拉埃帕

其实,说起瑙鲁这个国家,基本上都是笑话。这个国家的人好逸恶劳、混吃等死,政府更是毫无尊严,胡搅蛮缠,我们搭理他都是侮辱我们自己。对于这样不要脸的小国,我们不必太过在意,反正泥鳅再怎么折腾,也掀不起多大的浪花来。

  为什么瑙鲁会跳出来如此针对中国?中山大学大洋洲研究中心研究员于雷4日告诉环环(ID:huanqiu-com),瑙鲁是台湾的所谓“邦交国”,同时又与澳大利亚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在说瑙鲁的黑历史之前,我要强调一下,这个国家曾经还真的富裕过,甚至它还是全球最富裕的国家之一。20世纪60-70年代,瑙鲁成为全世界人均GDP最高的国家之一。1975年,当瑙鲁财富处在顶峰时期之际,其人均GDP为5万美元,仅次于沙特阿拉伯。

  在这一地区角力的不止台湾和大陆。英国《卫报》4日称,北京在太平洋地区施展的软实力已经让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警惕,他们都加大了对太平洋岛国的援助力度,目的是在“自己的后院”维持影响力。《日本经济新闻》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打算在此次论坛上与太平洋岛国签署联合安全声明,以巩固他们的影响力。澳大利亚现在与美日致力于“印太战略”,不希望中国在太平洋获得影响力。澳总理莫里森在日前访问印尼期间说,澳对太平洋地区有特殊的责任。《日本经济新闻》称,他说这番话时心里明显想着中国。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实际上这句话应该再加上第三句,那就是——靠粪吃粪!

  于雷4日对环环(ID:huanqiu-com)说,西方国家在太平洋岛国上有传统的既得利益,一战后太平洋岛国基本落到美英手中,后被“委托”澳大利亚“照顾”。澳大利亚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副警长”,既要照顾西方利益,又要维护西方的价值观。然而,随着中国经贸关系的迅速发展,岛国的情感天平逐渐向中国倾斜,这让一些国家心里很不舒服。

文/金不换

  法新社评论说,这次外交事件暴露出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上升的敏感性。瑙鲁是太平洋地区为数不多“承认”台湾的太平洋小国之一。为获得承认,台湾向太平洋岛国提供援助。而大陆与包括斐济、萨摩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在内的较大太平洋国家保持着密切的外交关系,他们是大陆贷款和援助的主要接受国。

另外,瑙鲁还与澳大利亚保持着十分亲密的关系,澳大利亚还在瑙鲁建了一处非法移民拘留中心,并付给瑙鲁租金。甚至于当年澳大利亚想要关掉这个拘留中心,瑙鲁还害怕收不到租金而声泪俱下的求澳大利亚高抬贵手。

图片 2台湾《联合报》报道截图

像瑙鲁这种两面三刀的小国家,中国是不是给他们的笑脸给的太多了?

图片 3瑙鲁总统巴伦·瓦卡
资料图

本来呢,这种“可持续的资源”是可以保证瑙鲁人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的。但是没想到,因为瑙鲁人只知道挖鸟粪,而且不大的岛上有架飞机一周两次飞进飞出,严重扰乱了鸟类的作息,最终成为了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而瑙鲁人靠着鸟粪过日子的富余梦也随着鸟类厕所位置的改变,而成为泡影。

  作为3日到6日太平洋岛国论坛年度峰会的东道国,瑙鲁近日陷入外交风暴的中心。《澳大利亚人报》4日报道称,参会的中方代表在与该国总统巴伦·瓦卡发生“简短言辞交锋”后离开了会议。在这之前,瑙鲁已经因为拒绝允许中方代表团持公务护照进入该国而激怒中方。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一个故事,一个鼹鼠向狮子提出决斗,狮子并没有理会。然后鼹鼠大声的问狮子:“你不敢与我决斗是害怕我吗?”狮子轻蔑的看了一眼鼹鼠说道:“如果我答应和你决斗,无论输赢,你都可以向你的同类吹嘘你曾经和一只狮子战斗,而我的同类只会嘲笑我竟然会和一只鼹鼠动手!”

图片 4太平洋岛国论坛正在瑙鲁举行

如果说不思进取,坐吃山空是瑙鲁人天生的惰性,那么两面三刀就不知道他们是和谁学的了。瑙鲁于1968年独立,1975年与台湾建交,认为大陆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而在21世纪初期,不知道为什么,瑙鲁竟然想和中国大陆建交。难道是看清了局势,打算弃暗投明了吗?

  瑙鲁之后试图平息纷争,称存在“误解”。瓦卡3日解释说,“发生这种情况是因为瑙鲁与中国没有外交关系。我们之间有一个存在很久的交互安排,瑙鲁部长们到中国参加多边会议也会使用因私护照。他们知道这一点。”“德国之声”报道称,瓦卡最终让步,给中国代表团的签证核准信盖章。但他拒绝透露是否坚持其立场并强迫中国代表使用因私护照。

现在,就让我们放松一下心情,认认真真的听一个笑话——瑙鲁!

  太平洋岛国论坛年度峰会东道国瑙鲁揪着护照问题挑刺,不准中方代表发言。

图片 5

  原标题:这太平洋小国是要帮台湾报仇吗?

style=”font-size: 16px;”>本文由金不换为《蒋校长精选》独家撰稿,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与蒋校长无关,版权所有。 style=”font-size: 16px;”> class=”backwor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6瑙鲁共和国国旗

这个时候的瑙鲁没有税收,医疗和教育全部免费,水、电、住房基本不要钱。政府也在那时买了几架波音737客机,还买了一些轮船和国际酒店,还成立了一支信托基金。80年代的时候,这支基金被曝其资产规模超过1万亿澳元。

  不过,莫里森没有亲自参加岛国论坛,替他出席的是外长佩恩。《澳大利亚金融评论》称,澳大利亚的首要任务是限制中国的战略影响力。佩恩准备在岛国论坛上强调堪培拉将重新侧重对太平洋岛国的援助,以回应中国对该地区的兴趣。她敦促中国留意澳大利亚在向太平洋地区提供援助方面所设定的基准。但在3日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佩恩称,将在此次论坛上签署的新区域安全声明并非针对任何特定国家。

图片 7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台湾《联合报》4日报道称,太平洋岛国论坛3日晚低调开幕,正式议程于4日展开,主要讨论气候变化和区域安全。大陆代表杜起文欲在一个以气候变化为主题的会议上发言,不料会议主席、瑙鲁总统瓦卡不准他发言,导致杜起文和代表团其他成员退席抗议。

而接下来,瑙鲁更是蹬鼻子上脸,竟然连中国代表团的发言权也想给剥夺了。本来按照会议规程,中国代表团已经注册在第一议题下发言,但是瑙鲁总统巴伦·瓦卡在美国代表发言和几位岛国领导人简短评论后强行转入第二议题讨论,甚至在中国代表屡次抗议的情况下,还扬言要把中国代表赶出会场。是可忍孰不可忍,最后中国代表团愤然离席,与中国一起的还有几位岛国代表也离席而去。

  被披露的信件显示,因为瑙鲁如此对待中国代表,一些国家表示要抵制这次峰会。萨摩亚总理图伊拉埃帕在给瑙鲁总统瓦卡的信中说:“作为瑙鲁总统,您的单边行动是危险先例,论坛领导人是不会接受的。”他批评瑙鲁政府的决定“让人质疑我们组织的诚信、可靠性和根基”。《澳大利亚人报》称,图伊拉埃帕威胁要退出论坛,并称很多国家将效仿。斐济也对瑙鲁施加压力。

不过,正所谓“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最近这个在地图上都需要放大镜才能找得到的国家可不消停,在第30届太平洋岛国论坛对话会上,瑙鲁作为东道主,剥夺中国代表的发言权利。非但如此,瑙鲁总统巴伦·瓦卡还称“中国是大国欺负小国”,并要求中国正式道歉!

  法新社称,这明显是招惹中国代表之举,还触发一些参会国家的激烈反应。

图片 8

图片 9

瑙鲁就是这只鼹鼠,甚至于以它的实力,说它是鼹鼠都高抬它了,应该说它也是一只“shi”子,只不过它是这个虱子!

图片 10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