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时期,压垮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

3522vip 3

明朝时期,压垮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

问题:明朝时期,厂卫和太监是如何干预司法的?

锦衣卫:压垮帝国的最后一根稻草?

回答:

锦衣卫最大的特征是身穿金黄色的官服,有权力高高在上之意,称为飞鱼服,并佩戴绣春刀

首先要了解厂卫是干什么的以及组织机构,厂卫不等于太监,只能说太监是厂卫的领导,而底下办事的人都是普通公务员,明朝因为朱元璋的多疑,而成立了锦衣卫,锦衣卫类似于今天的司法系统,不属于地方管直归中央,而厂卫更像是今天的纪检委,每层州府都有厂卫的人,他们随时上报地方官员的动向,所以各级官员对厂卫深恶痛绝,直至今日,纪检委与司法部有着矛盾,而在法律制度不完善的明朝,这种权利很容易让厂卫变成滥用私权,残害忠良的机构

维护统治的特殊工具

回答:

任何一个朝代的建立都是要进行阶级或者是不同信仰之间的淘汰和权威的重新组建。当然,为了保证权威的顺利组建,一般当政的皇帝都会建立一支隶属于自己的真正的特务组织来监督和督促权威的威严性和稳固性,这种特务组织就是一种特务政治的有力执行和护卫者。

厂卫实际上是明朝的特务机构,两个系统:一是锦衣卫;二是东厂、西厂、内行厂,合称"厂卫"。厂卫都是由太监(宦官)和禁卫军所组成的,直接听从皇帝的指挥,是彻头彻尾的封建特务组织。特务组织干预司法和审判,既是皇帝专制权力极端发展的产物,也是封建专制政体腐朽没落与恐怖残酷的一种表现。明朝皇帝的禁卫军共有十二卫,最信任者"锦衣卫"约五、六万人。掌管皇帝出入仪仗及警卫事宜。明太祖朱元璋为了加强专制统治,遂命锦衣卫兼管刑狱,侦探所谓"不轨妖言",可不经外廷司法机关和任何法律手续,逮捕拷讯官民人等,锦衣卫的性质发生的质的改变。锦衣卫下设南北镇抚司,南镇抚司掌管本卫法纪、军纪。北镇抚司"专理诏狱",实际上成为特务操纵的司法机关。它管辖的案件,不仅限于"察不轨,妖言,人命,强盗重事",而且涉及其他词讼和州县案件。判案直接请示皇帝,刑部和大理寺这样的真正司法机关无权改变其判决。另一特务组织东厂和西厂也是由大监(䆠官)控制,永乐十八年,山东蒲台(今滨州市)唐赛儿发动起义,为镇压人民反抗,明成祖朱棣在北京东安门外增设了东厂特务组织,其权力在锦衣卫之上,有权直达皇帝,甚至锦衣卫也在其侦察范围以内。在成化十三年,又增设了西厂,其权力和特务人数超过了东厂,因朝廷内外批评曾被撒销。但是到明武宗时期刘瑾专权,不仅恢复了西厂,又增设了太监刘瑾亲自指挥的"内行厂"。内行厂的权力在东西厂之上,并将东西厂也列为内行厂的监视范围。特务组织之间互相侦缉,说明中叶以后特务恐怖统治发展到极端。

作为一个国家,必须要有自己强有力的执政手腕和一系列针对下层民众的监视和监督机构。这些如果放在当代,可以归类于“公检法”。但是在古代,所有人必须听命于皇帝一人,也就是王权集中在一个人的手中。这就迫使历代的皇帝都费尽心思地建立起一支真正隶属于自己、别无二心的心腹部队。在明朝,这支部队就是锦衣卫。

回答:

锦衣卫早在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时期就已设立。在王朝刚刚建立的初期,皇上为什么要急于设立这样一个特务组织呢?

太监干预司法,就是主要凭借其掌握的厂系特务衙门。

厂、卫逮捕人犯,起先要送刑部签发驾帖(公文),后来厂卫势力增大,往往只凭空白驾帖即可,无须刑部签发。3522vip 1

嘉靖元年,刑科给事中刘济坚持恢复刑部签发驾帖,竟遭世宗训斥,而厂卫经常奉皇帝之命外出逮捕重犯。明朝既有政府下设的三法司审判机关,又有皇帝直接指挥的厂卫特务机关,实际上形成好几个司法审判系统,互相间发生的抵牾、矛盾。

一般来讲,三法司审理的重大案件必由厂卫或宦官主持复审,而厂卫审理的重大案件,基本上是定案后再移交刑部复核。刑部几乎是按照厂卫的拟断执行,仅是履行一下手续而已。给事中陆粲说:“东厂、锦衣卫诏狱所寄,兼有访察之威,人多畏惮,一有所逮,法司常依案拟罪,心知其冤不敢辩理。”(《明世宗实录》卷一百零三)3522vip 2

有时皇帝只让厂卫管辖重大案件,法司形同虚设。御史曹怀说:“朝廷专任一镇抚,法司可以空曹,刑官为冗员矣。”所以从总体上看,厂卫凭借皇权,处于支配司法的地位。这样便于皇帝玩弄司法,也给锦衣卫军官与管厂太监在司法领域横行霸道创造了条件。3522vip 3

明史专家吴晗在《朱元璋传》中这样回答道:“这一批并肩作战、骁悍不驯的将军们,这一群出身豪室的文臣,有地方势力,有社会声望,主意多,要是自己一咽气,忠厚柔仁的皇太子怎么对付得了?到太子死后,太孙不但年轻,还比他父亲更不中用,成天和腐儒们读古书,讲三王道理,断不是制驭枭雄的角色。他要替儿孙斩除荆棘,要保证自己死后安心。为此,便有目的地大动杀手,犯法的杀,不犯法的也杀,无理的杀,有理的也杀。锦衣卫的建立,为的是便于有计划地栽赃告密,有系统地诬告攀连,有目标地灵活运用,更方便地在法外用刑。各地犯重罪的都解到京师下的北镇抚司狱,备有诸般刑具,罪状早已安排好,口供也已预备好,不容分析,不许申诉,犯人唯一的权利是受苦刑后书字招认。不管是谁,进了这头门,是不会有活着出来的奇迹的。”

太监还名正言顺地有权参与国家的一些司法审判,如参与法司诸处会审大狱。

正德元年,“凡三法司谳狱,必司礼监一人主之,后遂沿习为例”监视锦衣卫镇抚司拷讯重囚叫“听记”,到一般官衙访缉司法公务叫“坐记”。每五年,还要举行一次三法司会同宦官审录重囚的“大审”,这是明朝特有的司法会审。凡大审录囚,要张黄盖于大理寺,建三尺坛,太监中坐,三法司官员坐于左右,御史、郎中以下捧牍而立。在审录过程中,“三法司视成案,有所出入轻重,俱视中官意,不敢忤也”。从此看出,就连司法“大审”,也往往以太监的意志为左右。

回答:

这句话其实说的有毛病,太监可以通过某种手段干预司法,但是厂卫本身是司法机构,厂卫的人做事并不算干预司法,他们做坏事是知法犯法。

明朝历史上先后有锦衣卫,东厂和西厂三个机构,最活跃的是锦衣卫和东厂,锦衣卫设南北镇抚司,专门负责侦缉和纠察重大案件,执行抓捕监督等任务。历史中锦衣卫给人的最大印象就是臭名昭著的诏狱(北镇抚司),专门负责替皇帝抓捕审查官员,所以受到士大夫阶层的痛恨。其实锦衣卫也负责侦缉全国各地尤其是京都地区的重大刑事案件等,确保京城平安,各种通俗小说中都能看到锦衣卫的办案身影。

3522vip ,东厂则是由太监领导,归属皇帝直接统领的另外一个特务机构,东厂由司礼监首席秉笔太监提调,司礼监是内廷专设的负责传递奏折,用印等处理朝政的专门机构,这里的太监都是接受过专门教育的高规格太监,读书习字,有时甚至代皇帝批阅奏章。由于司礼监的太监在传递奏折过程中可以通过调整奏折顺序,隐匿部分奏折等各种途径干预朝政,有的皇帝甚至让司礼监太监第一轮筛选内阁递上的奏折,干预朝政就更明目张胆。东厂就是司礼监干预朝政,打击政敌的有力武器。但实际上东厂也负责民间重大刑事案件的侦缉。

吴晗分析得入木三分。更值得玩味的是,他强调了锦衣卫的职能:有计划地栽赃告密,有系统地诬告攀连,有目标地灵活运用,更方便地法外用刑。锦衣卫是个什么组织,答案已经非常清楚了。

明朝著名文人王世贞专门写了一本《锦衣志》,他的结论也是如此:锦衣卫是内廷的侦察机关,东厂则由宦官提督,最为皇帝所亲信,即使是锦衣卫也受其侦察。锦衣卫初设于明太祖时,是内廷亲军,皇帝的私人卫队,不隶属于都督府(其他卫队隶属于都督府)。其下有南北镇抚司,南镇抚司负责本卫内部刑法,北镇抚司专门掌管诏狱,可以直接凭借皇帝诏令行事,不必经过外廷三法司(刑部、大理寺、都察院)的法律手续。

清朝官方编纂的《明史》,其中的《刑法志》有不少篇幅涉及锦衣卫,书中说到:“锦衣卫狱者,世所称诏狱也……太祖时,天下重罪逮至京师者,收系狱中,数更大狱,多使断治,所诛杀为多。”当时令人噤若寒蝉的“胡惟庸党案”“李善长党案”“蓝玉党案”,先后杀戮4万多人,就是锦衣卫一手操办的。后来,朱元璋大概意识到“法外用刑”并非守成之君的所为,便下令撤销镇抚司诏狱,烧毁刑具,囚犯移送刑部处理。

此后,燕王朱棣发动军事政变,把建文帝赶下台,但由于名不正、言不顺,遭到建文旧臣的强烈反对。为了肃清政敌,钳制舆论,他又恢复了镇抚司诏狱。永乐初年,再度重现洪武年间的恐怖气氛,由“诛九族”发展到“诛十族”。那时,受株连而处死的不仅有直系亲属、旁系亲属,外加朋友门生一族,还出现了“瓜蔓抄”,即把案犯家乡的村庄化作废墟,没有一人得以幸免。这些都是锦衣卫的“杰作”。

厂卫间的明争暗斗

迁都北京以后,明成祖朱棣另外建立了一个由亲信太监掌控的东厂,目的是“刺臣民隐事”,并且负有监督锦衣卫的使命。

锦衣卫、东厂和明宪宗朱见深年间设立的西厂最终成为人们所熟知的厂卫制度,由此形成明朝著名的特务体系。厂,就是东厂、西厂、内行厂;卫,即锦衣卫,合称厂卫。内行厂是在明武宗朱厚照初年设立的。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