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哪个皇帝外语最棒,中国文物上的英文

图片 7

清代哪个皇帝外语最棒,中国文物上的英文

晚清时,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已经深深的影响到中国的发展走向,同理,英语的学习对于中国的发展是有好处的。那么,皇帝也要学习英语吗?

图片 1

清朝末年,清宫内廷与西方各国使臣及来华的外国人员的接触,也逐渐多了起来。频繁的外交活动,促使光绪下决心学习英语。当时,德龄为宫中女官,是清政府驻法、美等国公使裕德之女,曾随父寄居欧洲多年,对英语十分精通思想也很开放。后来,德龄随其父母回国后入清宫,受到慈禧太后的青睐令其服侍身边左右,并做英语翻译工作。

“尚之以琼华——始于十八世纪的珍宝艺术展”中故宫也拿出了22组文物,与法国文物同台展示。其中,最“暗淡”的一件是一枚素圈镍金戒指,这是溥仪与婉容的定情信物。

德龄在宫中又有较多机会与光绪皇帝接近,在西太后的督促下,担当了光绪皇帝的英语老师,每天教习光绪学习一小时英语。光绪从来不误课,有时因急事而误了课,也必能抽时间补上所学内容。

图片 2

光绪的记忆力很强进步很快,时间不长,即能阅读普通教科书中的短篇故事,且能默写英文字母及长句。他书写的英文非常秀艳,临摹古体与装饰品英文字母,尤为妙不可言!惟一感到不足的是他的发音不甚准确。

镍金戒指 直径1.6cm

慈禧得知光绪皇帝学习英语进步很快,不免有些心血来潮。想着:学习英语也不是什么难事?于是,她兴致勃勃也想一试,并对德龄说她亦愿加入学习英语行列。谁知,她仅仅学习了两个小时的英语课程,就感到头昏眼花体力不支,再也无心继续学习下去了!虽然德龄一再劝她要坚持下去总会好的,她最终还是打了退堂鼓。

戒指的内壁上錾刻着莎翁式的英文“I LOVE YOU FORGET ME NOT”(我爱你
勿忘我)。这枚戒指的设计非常不“紫禁城”,应是受西方首饰工艺与时尚的影响,反而带着一丝极简主义的洋气。

溥仪学英语,是在张勋复辟失败以后由李鸿章的儿子李经迈向载涛提出来的。他认为现在形势紧张,皇上恐怕难以久居宫中,应设法让他多学一些西方知识以备万一。不久,他们很快达成共识,聘请庄士敦为溥仪的英语老师,让溥佳作伴读。

图片 3

庄士敦是英国苏格兰人牛津大学毕业,先后担任香港总督的私人秘书、和山东威海卫殖民地行政长官。他对中国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和深厚的感情,思想趋于守旧被人讥为“洋书呆子”。

右戒为溥仪与婉容定情戒指

在进宫之前,溥仪为酬谢庄士敦为师之恩,下了一道上谕,赏他「头品顶戴,毓庆宫行走」的官衔,并特许他在紫禁城内可以坐两人肩舆,月俸银元1000元!

中国最后一个皇帝溥仪可以说是中国所有皇帝中英文最好的!

溥仪从小学习满、蒙、汉文,对于欧洲文字从没学过,但他学英文的热情很高,学得也比较快。头一年主要学习英文单词和一些浅显的口语对话,用的课本是《英文法程》,随后开始读《伊索寓言》、《金河王》、《阿丽丝漫游记》,以及许多英文的短篇故事和西洋历史、地理。

图片 4

他对地理学非常感兴趣,经常让老师讲一些欧洲人旅游和探险的事,对当时欧洲的局势和一次世界大战后的政治风云,也有所了解。后来,庄士敦要求他们用英语翻译《四书五经》,溥仪由于古文基础好翻译起来比较顺手,庄士敦相当满意!

溥仪

溥仪和溥佳毕竟是两个小孩子,刚开始还有君臣之分,溥仪也端着架子满脸严肃,溥佳更是不敢造次!时间一长,庄士敦也觉得气氛太紧张了,就让溥佳在课间休息时给溥仪说一些笑话,溥佳拼死不从。

在回忆录《紫禁城的黄昏》中,作者庄士敦公布了大清最后一位皇帝溥仪的英文手稿,照片中的英文字迹工整优美,线条流畅,足以令无数现代人折服。

庄士敦无法,只好自己给他们讲一些很有吸引力的故事和幽默小笑话。慢慢地,这两个学生才放松下来厮混在一起,玩兴一上来常常将君臣之分丢在脑后。

图片 5

有一次上课中,溥仪趁老师不注意,偷偷地用铅笔给溥佳画了一张速写像,把他的胖脸夸张得像一个大圆盘,笑眯眯地递给溥佳看。溥佳也不甘落后给溥仪画了一幅画,脸庞上宽下窄,像马脸一样,两人相视一笑,谁也不生气。

溥仪英文手迹

还有一次,不知因为什么事两个人争闹起来,老师在上面讲课,底下两个人用脚踢打起来。开始庄士敦还装着没看见。后来不光听见脚踢声,手也跟着上去了只差扭打起来,闹得实在不像话。

溥仪少年时跟着庄士敦学习英文,庄士敦是牛津毕业的苏格兰人,教授溥仪英语。溥仪对英语学习抱有极大的兴趣,第一年主要学习英文单词和一些浅显的口语对话,用的课本是《英文法程》;随后开始读《伊索寓言》《金河王》《爱丽丝漫游记》以及许多英文的短篇故事和西洋历史、地理;庄士敦还会把日常用语、童话、成语故事和很多儒家经典名言翻译成英文,融入到日常的教学中。溥仪的英语水平进步很快,最后能用英语翻译《四书五经》,庄士敦相当满意。庄先生送给溥仪一个英文名“亨利”。

庄士敦仍然不开口,只是对他们怒目而视,在老师严厉的目光威慑下,两个孩子这才罢战,正坐继续上课。直到1924年,冯玉祥的国民军将溥仪逐出内宫,他的这段学习生涯才宣告结束。

溥仪英文好,婉容懂吗?

图片 6

婉容

婉容是个官三代,自小就跟哥哥一起读书习字,还没懂事就被送去培养,绘画弹琴样样不落,其中还有英文家教,稍大就送她进了教会学校,全英文教学,纯正纽约腔。老师还给婉容起了个英文名叫Reasa。

溥仪的英文比婉容好,但喜欢中西合璧的用。1921年溥仪写给堂兄弟溥佳的便条:

“阿瑟(溥佳的英文名),today下晌叫莉莉三妹他们来,hear hear外国军乐!”

这时婉容正往脸上抹雪花膏,溥仪看婉容脸白得活像曹操,脱口而出:一脸煞白。由此,婉容的英文名就改成Elizabeth了,这算是皇帝赐名。

溥仪和婉容,虽然同住宫中,但常常要用英文写信,互称亨利和伊丽莎白。在溥仪的档案中,这样的信件,留有许多。这也算是,冷冷故宫中,两人最浪漫的事了。

这枚戒指是溥仪被俘虏为战犯后交出的物品。可见溥仪对这枚戒指的珍视,这段浪漫一直深藏在他心中。

幼年时的英文学习,给溥仪打下了良好的英文基础。不但记录了他浪漫的爱情,在东京审判时也大派用场。若不是被告,将是何等器宇轩昂、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图片 7

东京审判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